69書吧 > 頭狼 > 2802 破鏡,重圓?

2802 破鏡,重圓?

推薦閱讀: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女生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權少獨寵:長官,領證吧!恰似寒光遇驕陽醫品宗師奪舍之停不下來

一秒記住【69書吧 www.979938.icu】,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

    對于鄭清樹的所作所為,我確實也很氣憤,但做人有時候就這樣,凡事太過較真,除了傷財就是傷人,對于yang城現在的動蕩局面,我巴不得多出現幾個鄭清樹、賈東這號遮人眼球的選手,一家獨大,可能往往意味著毀滅也將同時到來。

    瞟了眼坐在沙發上氣得臉色都泛白的哥倆,我微笑著擺擺手道:“好啦,你倆也別氣鼓鼓的了,不是啥大問題,晚點我讓鄭清樹請咱們吃頓飯,有啥問題當面談。”

    盧波波斜楞眼睛來回打量我:“你準備干啥呀?聽這意思好像準備下逐客令。”

    我一屁股崴坐在他倆中間,豁嘴笑道:“老子做個面膜,再補個水行不行,沒看我這兩天面皮干的都快跟你舅老爺有一拼了嘛,波姐、皇上,過去咱幾個窮的叮當響,感覺各種不快樂,現在張張嘴就能買到自己想要的,為啥還是不快樂呢?你們有沒有反思過原因。”

    “還不是因為總有對手想害朕。”錢龍呲牙哼唧。

    盧波波抿了抿嘴角干笑:“主要還是因為野心吧。”

    “對啊,欲望和對手同行,咱們野心越來越大,同樣的對手也越來越強。”我昂起腦袋,目視天花板低聲道:“今天胖砸和小九都勸過我,消停一陣子吧,其實仔細想想,天棄的咄咄逼人,還不是因為我沒有站隊,鄭清樹沒敢隨意表態,同樣因為我沒有站隊,朋友離咱們越來越遠,咱得先問問自己,到底是因為什么。”

    樹葉不是一天黃的,人心同樣不會是一天涼的,鄭清樹之所以選擇不參與,可能有他自己的原因,但同樣也說明我們這幫人身上存在毛病,當然這是后話,需要等我和鄭清樹見完面以后才知道究竟哪里出了問題。

    盧波波吸溜兩下鼻子問:“所以你現在啥打算,站隊第九處、站隊昆爺嗎?”

    “他是我師父,我絕對死挺到底,但我絕對不會站隊第九處,第一,神仙打架,我不想被殃及池魚,第二,第九處似乎也沒給我過什么優厚待遇,我憑啥要為他們賣命、充當炮灰。”我直接搖搖頭道:“我就算站隊,也是站自己的隊,攏頭狼的圈。”

    “嗡嗡..”

    就在這時候,我仍在茶幾上的手機突兀震動,錢龍拿起來一看竟是葉小九的號碼,馬上替我接起:“嗨九爺,一見不日、如隔三秋呀,我快想死你啦..”

    葉小九立馬像是受到什么驚嚇一般,火急火燎的喊叫:“對不起,我打錯啦,再見、撒有哪啦。”

    錢龍嬉笑著改變話頭:“九兒、九兒,有啥事好好說,真不逗你了。”

    “呼..”葉小九喘了口大氣道:“奶奶個哨子的,我現在聽見爺字就渾身直打哆嗦,問問你大朗哥,出不出來吃宵夜。”

    我揪了揪鼻頭,扯脖調侃:“咋地,是要慶祝你破鏡重圓嘛。”

    葉小九甕聲甕氣的罵咧:“能不能特么好好說話啦,重圓就重圓,為啥非要加個破鏡呢,麻溜的哈,你們酒店斜對面的廣福路新開了一家川味麻辣燙,來的晚了你買單。”

    掛斷電話后,我朝著哥倆斜眼笑問:“你倆去不去蹭飯吶。”

    “又便宜不占王八蛋,吃點喝點,晚上到同一首歌找我的老北鼻去。”錢龍一激靈爬起來,朝著盧波波拋了個媚眼道:“晚上跟哥混,我帶你感受啥叫人間極品。”

    “打車滾,你嘴里的極品哪回不是廢品。”盧波波邊穿衣裳邊碎碎念:“去年在山城時候,這傻貨說請我開洋葷,結果喊特么八個來自哎塞鵝比亞的奶奶,一點不夸張哈,那歲數真跟我奶奶有一拼,一個個黑的跟我腳趾蓋似的,你能分得清臉和屁股嘛,就這,他還牛逼哄哄的跟我說,那八個里面有六個曾經是部落的公主,兩個是王妃,你家王妃黑的只剩大門牙吶。”

    “生態美,懂不懂?”錢龍歪著脖頸犟嘴:“不要總拿你庸俗的眼光去衡量大自然的饋贈。”

    “你真是傻的理所應當,二的爐火純青。”盧波波白楞一眼,恨恨的念叨:“跟特么你這樣的選手出去泡澡洗腳,我都害怕你拿我當我當少爺給賣了。”

    聽著兩人嘻嘻哈哈的斗嘴,我壓抑很久的心情也慢慢變好。

    沒有誰會知道明天的樣子,也許是今天的復制,也許是昨天的粘貼,但是,既然選擇了遠方,那就得風雨兼程的硬著頭皮往下繼續闖,萬幸的是,這一路上有他們、有兄弟,我并不孤獨。

    半小時后,我們仨舔著大臉來到葉小九說的麻辣燙小館。

    一家裝潢的很具有年代氣息,一張桌子旁邊有一個負責幫忙涮菜的老嬢嬢,瞅著像極了九十年代學校門口賣麻辣串的那種模式。

    我記得那會兒,一到放學點,我和錢龍、楊晨就喜歡跟在有錢同學的身后蹭串吃,一串白菜蘸上芝麻醬、辣椒油,別提有多香了,我們仨能給“請客”的同學屁股后面充當一整天的小弟。

    到地方的時候,葉小九跟一璇正有說有笑的聊天,見到我們后,之前那個仿若萬年寒霜一般的冰美人竟然神奇的起身挨個給我們打招呼。

    “嘿嘿,這肯定是九奶奶吧,九奶奶真漂亮。”錢龍呲著沒有大門牙的海怪嘴,賤兮兮的打招呼。

    一璇偏頭看向九爺嬌問:“九奶奶是什么鬼?”

    “別理他哈嫂子,他這塊有病,娘胎里帶出來的那種。”盧波波戳了戳自己太陽穴,朝一璇解釋。

    葉小九拍了拍手掌道:“好啦,都別鬧了啊,跟你介紹一下,這是左一璇,我還在考核期的女朋..嘶..哎唷..”

    話沒說完,一璇直接上手擰在葉小九腰上,翻著白眼球輕哼:“你咋那么不要臉呢,給你個機會好好說。”

    “我朗哥說過,臉那東西都是身外之物,要不要無所謂。”葉小九逗比似的眨巴眼睛:“我繼續介紹哈,這是王朗,yang城不要臉協會的常任會長,在不要臉這塊,我和他比,只能算個小學生,他旁邊那個沒有大門牙的叫錢龍,世界智障組織的榮譽理事,在他身上你會看到什么叫傻到沒有底線,再往邊上那個瞅著陰氣逼人的家伙叫盧波波,炎夏兩性人研究委員會的主要被研究對象,集性感和陽剛于一身的怪咖。”

    “切。”

    “我丟累老母!”

    我們哥仨齊刷刷的朝著葉小九翹起性感的中指。

    “咯咯咯..你們可真逗。”一璇掩嘴發出銀鈴般的嬌笑聲。

    熟絡過后,我們一點沒拿自己當外人,直接甩開膀子大塊朵頤。

    酒過三巡,一璇端起酒杯輕聲道:“感謝你們這些朋友,我和他認識這么久,幾乎沒看到過他不著調的傻樣子,是你們讓他變得情緒豐富。”

    葉小九喝的臉紅脖子粗,瞇縫雙眼哼唧:“老婆,千萬別謝他們,一群精神病,自從跟他們認識以后,尤其是那個王朗,我三天一頓罵、五天一頓打,基本上是常態,我家那群老頑固就差給他下封殺令了。”

    “嘖嘖嘖,酒壯慫人膽,兩杯馬尿下肚,媳婦就敢喊嘍。”

    “朗哥,你要理解一個處于青春期末尾牲口的心理獨白。”

    “吼吼吼,親一個親一個..”

    我們哥仨很配合的開始拍桌子起哄。

    一璇的俏臉瞬間紅到了脖子根,使勁又掐了葉小九一把后嬌喃:“不要臉,誰是你老婆,警告你不許亂叫,法醫也是警,誹謗巡捕可是大罪哦。”

    葉小九擠眉弄眼的湊到一璇跟前,嘟著薄唇撒嬌:“我們會長擱對面坐著呢,還不允許人家檢查一下我功課吶,來吧老婆,人家都喊咱倆親一個了,別讓我下不來臺。”

    “親一個!”

    “親一個,親一個!”

    我們仨再次拍桌子喊叫。

    “嘭!”

    就在兩人距離越來越近,嘴唇和嘴唇幾乎快要觸碰到一起的時候,一支啤酒瓶從天而降,直接砸在桌上的鍋里,蕩起一陣滾熱的湯汁。

    “哎呀。”一璇忙不迭撫摸自己的臉頰,她的左腮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泛起一個燎泡。

    “泥馬勒比,誰呀!”

    “咣當、咣當..”

    我、錢龍、盧波波同時站起來,朝著酒瓶飛來的方向觀望。

    距離我們四五米的一張桌上也同時躥起來四五個小青年,帶頭的一個家伙年約二十六七歲,長了一張門板臉,鼻子又扁又平,嘴唇也很薄,兩只眼睛迷瞪成一條線,感覺像是沒睡醒一般,晃晃悠悠的抄起酒瓶指向我們謾罵:“冚家富貴,吃飯就吃飯,喊個屌毛!”

    罵完以后,他的目光一下子定格在葉小九臉上,隨即雙手插兜,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來:“喲呵,我當是誰呢,原來是葉家的九少啊,話說你不好好呆在梅州老家,跑到yang城裝什么大尾巴狼...”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本站推薦:龍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財運天降花嬌好想住你隔壁特種奶爸俏老婆妖夏總裁爹地,媽咪9塊9!暖婚33天隨身系統:暴君,娶我

頭狼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69書吧只為原作者尋飛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尋飛并收藏頭狼最新章節

四川体彩金7走势图